一世长安(三十三)番外最终完结篇

“你给了冥君什么,他同意把我送回来?”新婚夜,薰缠着碧落问。

碧落吻上她双唇,“乖,***一刻值千金。”

她不甘心,手探入碧落胸口,捂着寄放三生蛊的地方,神情严肃丫。

半天,才放心喘口气,“幸好还在。媲”

“你以为我会将三生蛊送他?”

“我想不出冥君还会在意什么!我不管啦,我将这东西送给你种下,你若是哪天骗我,对我不好......”身子被抱起,她咬着唇盯着咫尺面前的妖魅容颜。

“若我骗你,心甘情愿任你杀了我,拿走三生蛊。”

“胡说什么,今天成亲啊!”

喋喋不休的唇被碧落吻封住,她身体软得似一汪春水在他怀里不住喘息,耳边他轻言,“你是我的心肝宝贝,我的命......”

“碧落,以后我们不分开。”

“我是妖,既然成了你的人,你不能嫌弃我。”

“不会的!我想给你生宝宝,好不好?”

“那生的是小妖怪......”

“小妖怪就小妖怪,反正我是妖婆娘,我喜欢就好!你呢,喜欢不喜欢呀?”

碧落没有回答,只将她压在身下,瞧着她从头到脚的肌肤泛起薄红,明明害羞到不行,却睁大眼睛盯着他看。

“凡间的女人都似你这么大胆?”

“你看过的女人比我多!”提起这事,她就嫉妒摘心楼的人。

“醋坛子。”

“酸死你这妖精!”她咬牙反击,他趁机在她口中肆掠。

一夜良宵,就连夜空月色也羞答答地朦胧成一片。

清慈心里清楚所布置的结界困不了碧落多久,碧落想强硬冲出来也要费一番功夫,白巫术中他用禁忌之术后果伤及元神,需要时日养伤。

薰偷偷跑走,进入密林寻找碧落,并且将三生蛊剜出安置碧落心中。

他信赖宠爱的妹妹......

以上一切他可以不在意,唯独不能忍受薰抛弃他,只因为爱上了一只妖怪。

“雅禁大人,必须找到薰带回,她关乎整个部落的兴亡。”

族中元老纷纷要求,甚至准备一旦清慈不能狠心抓回薰,他们则会出手,到时很难保证薰的生死。

雅禁放弃神的职责,爱上妖,族人不会留她性命。

唯今之计,清慈做出了一个后悔几世的决定。

他与阿薰之间骨血相连密不可分,他太了解她个性,所以他诈死骗回了失踪良久的妹妹。

她回来了,听闻噩耗她匆忙告别碧落回到村落见哥哥最后一面。

“你......”见到等候她良多日子的哥哥,她瞬间明白。

清慈无言,她转身要走却被事先埋伏的人拦截。

族规,她该被处死。

如果她想离开并不是没有办法,然而清慈无意放她走,甚至他动手打晕她。他被嫉妒冲昏的头,平时最宝贝的妹妹见到他哪一次不是喜笑颜开,如今她再次决然转身背离他。

“原来哥哥也会骗我。”她囚禁在木屋,被清慈法力重重困住。

“难道他没有骗过你吗?”

“他不会再骗我的!”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呢?”他的妹妹真的被妖王迷惑了心智,清慈第一次觉得痛恨碧落非要亲手结果他才甘心,无论付出怎样代价。

她摇头,坚定不移,“没有如果!”

她回来之前不是没有考虑到族中长老,她放弃神职已经被视为大逆不道的罪人,长老势必要她性命。她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哥哥,不能再见他一面,她会内疚到死。

所以她和碧落保证几天就归来,让他千万别担心,她能保护自己,若是真的发生意外,她求碧落不要迁怒族中的人。

直到他答应,她才放心远去。

不要再有杀虐,为了孩子,为了将来孩子可以顺利出生,这个不曾受到祝福的孩子,她非常期待宝贝。

“碧落,我和宝宝都很想你。”她随身只带了一面青鸾镜,临行前碧落送她。

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,她抚着镜子自言自语,不过才分别她已开始思念。

本就决定聪明的他一开始就怀疑清慈死亡消息真假,他只在乎薰回去安危。妖王有了人的心,一点令她难为的事儿碧落都不想做,青鸾镜在她身边,他能知道她安危。

他的妻他的孩子,怎么能继续安静不动,所以他去找她。

凤凰火,烧尽一切有生命之物,村落每一寸土地被大火吞噬。

她在火中,清慈抱着她,周遭撕心裂肺的哭喊求助声不绝于耳。

“妖,怎会有真心,即使你给他一颗人心,他还是骗你到最后。瞧瞧吧阿薰,我们都因为他而死。”

清慈要她对碧落心死,为了薰重新变回以前的他乖巧听话只依赖他的妹妹,清慈甘愿以身应劫引来烧尽万物的凤凰火。

这一世他与她是兄妹,他的骨血造就阿薰,血脉相连,下一世他会第一个再找寻到她。至于劫数,清慈不在乎,一族人命换来她对碧落的误解,生生世世她和碧落都不能解开这个结。

最终还是我得到了她,碧落,你只是一只妄想得到爱得到救赎的妖,千万年注定你永尝孤独。

“几千年法力加上剔除妖骨,就为了转世为人,为她一世安好?碧落,好大的代价!”

“那你换不换。”

“本君想你再加上一样东西。”

“等我转世为人再见她,你想要的话就动手拿去。”

“把青鸾镜给我。”

“冥君大人,我不过再借用一世,那时你统统拿走。”

几千年法力不在,剔除一身妖骨,他跳入六道轮回,耳边风声呼啸。

“大人。”青鸾张翅想拉他回去。

他面对镜中逐渐出现的幻影,那双眼眸如初,充满好奇。

碧落不由轻笑,说:“青鸾,带她回到我身边来。”

与此同时,另一个时空里。

“镜.青鸾,作品编号xxxxxx”

“哇哦,真漂亮。”莫名她喜欢这面镜子,每次看见都忍不住被吸引。

“完成这个任务......”男人依依不舍的对她说。

“完成这个任务,我们互不相欠了。”

“薰,真的不考虑再留下?”

“拜拜。”潇洒转身,她个性一贯洒脱。

完成最后一个任务,她洗手不做这行,她的钱够在海上某处买个小岛,每天晒太阳,出海浮潜逍遥快乐。

熬了那么久,该放手时就要舍得放下,无论是对人还是感情。

然而通常最后一票任务,都不能善终,噩运,她自然没逃掉。

时空浩瀚,掩埋许多人与事。

阴阳路,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,投胎转世。

人世间,生老病死,轮回依旧。

“小、小公子,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丫头不解。

男装丽人倚着酒楼扶栏,她再等人,却被行走路上的一对人马吸引,确切说是领头的男子。

这张脸很完美,每一分都似画般精致,倾国倾城的绝色妖娆,他拥着女子低语,那双重瞳淡笑,颊上顿显浅浅梨涡,似孩童般温暖。

倏的,他眉睫上扬眸光与她相交,仅仅一掠,她的心猛然一惊。

很久很久以前,仅仅因为那一眼,她再也没能忘记他的容颜。

该来的总会相见,不再早晚。

(正文+番外完)

接着填下一个坑,慕子夜!